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永利国际官方网址 世界上下五千年: “国会纵火案”

世界上下五千年: “国会纵火案”



  1933年2月27日晚上,德国首都柏林繁忙了一天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1933年2月27日晚上,德国首都柏林繁忙了一天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图片 1
1933年2月27日,喧闹了一天的柏林渐渐安静下来,纳粹政府的高官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夜生活:希特勒来到了戈培尔家做客,副总理冯巴本正出席欢迎总统兴登堡的晚宴,赫尔曼戈林则还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加班……就在此时,德国国会大厦里突然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而在这场大火之后,纳粹党彻底地控制了整个德国,将世界带入了一个血腥黑暗的时代。
祸起火灾
1933年2月27日夜里,柏林市的共和广场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十几辆警火车呼啸而过,目标直指广场附近的帝国国会大厦。这时的国会大厦已经是浓烟滚滚,凶猛的火舌不断从俾斯麦厅和议会大厅的窗口蹿出。虽然人高马大的消防员全力救火,高压水枪也不断地将水打入大厦之中,但大火还是燃烧了将近两个钟头,国会大厦的圆顶被烧毁,议会大厅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就在人们忙着灭火的同时,闻讯赶来的警察也凑巧在现场抓住了一个名叫卢贝的纵火者,还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些共产党传单和一本荷兰护照。紧接着,国会议长戈林赶到了现场,当警察向他报告完纵火者可能是荷兰籍的共产党员后,议长先生表现得兴奋无比,他跳着脚地大骂道: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暴行,是时候让他们彻底地闭嘴了!10时20分,希特勒和戈培尔也赶到了现场,双眼放光的戈林向他们简单介绍了情况。狡猾的希特勒感觉到这是一个排除异己,打击左翼力量的良机,这位总理大叫道:这是上天保佑德国,历史上的伟大转折即将到来了!诸位,你们马上就会看到的。
希特勒嘴上喊着上天保佑德国,其实他心里喊的却是上天保佑纳粹党。在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宣誓就职总理之时,他就面临一个重大的难题:纳粹党虽然是议会第一大党,但在内阁中只有两名部长来自纳粹党,其余的部长全部被其他政党瓜分,而国家的柱石——国防军还是总统兴登堡的御用武装。希特勒要想在短时间内独揽大权,就必须利用宪法中如果面临某些突然事件,总理在获得国会三分之二的支持后,可以在一定期限内掌握国家大权的规定。现在国会大厦被人烧成了破壁炉,纵火者还可能是共产党党员,这不正是他渴望的机会吗?
2月28日,也就是纵火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希特勒促使总统兴登堡签署了保护人民和国家法,这个法令赋予了政府任意逮捕公民的权力。拿到了这把上方宝剑,纳粹党徒倾巢出动,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大肆逮捕自己的政敌。在这个疯狂的搜捕行动中,大约有2.5万人被逮捕,德国共产党主席恩斯特台尔曼,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季米特洛夫相继落入魔爪。除了德国共产党外,社会民主党,反纳粹人士和各自由主义者也遭到了逮捕和扣押,工会组织被取缔,除纳粹党的机关报外,其他报刊一律停刊。当时德国的电台里都是希特勒和戈培尔咆哮的声音,装饰着字旗的街道上,冲锋队员列队而过的皮靴声不断响起,整个国家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
就在希特勒打击异己,暴力夺权的同时,一场荒诞的国会纵火案大审判也在莱比锡举行了。9月21日,在德国最高法院刑事法庭的主持下,纵火者卢贝与另外四名被告——最后一个离开国会大厦的德国共产党议员托格勒、三名保加利亚共产党员季米特洛夫、泰涅夫与波波夫一同出庭受审。其实在莱比锡审判之前,在德国境外特别是在伦敦和巴黎出现了许多声援季米特洛夫等人的游行与集会,一些外国报刊还登载了质疑国会纵火案真相的文章。为了给世人塑造一个公平审判的形象,纳粹党特意邀请了82名记者旁听审判,还在法庭附近特设了一个邮电局,以方便记者发稿,甚至还将广播设备搬进了法庭进行现场直播。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纳粹政府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审判的过程,卢贝坚决表示自己并不是共产党员,还否认认识另外四名被告,坚称自己放火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自行辩护的季米特洛夫也在法庭慷慨陈词,他在第一天出场时就明确指出:我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所谓的政变组织者,更不是纵火者眼看自己在审判中占不到任何便宜,议长戈林先生也粉墨登场,作为证人出席审判。可面对季米特洛夫的机智质疑和铁一般的事实,议长先生屡屡失态,居然大声咆哮地说:滚出去,你这个浑蛋!和纳粹党人的可笑表现不同,季米特洛夫在法庭上始终表现出了一种以令人佩服的大气态度,一些记者称他为可敬的智者。随着审判的进行,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感觉到这场审判是充满了矛盾、混乱和谎言的大杂烩。
幕后真相
莱比锡的审判进行了3个月,纳粹党最终也未能达到往共产党身上泼污水的目的。12月23日,法庭宣布托格勒、季米特洛夫、波波夫、泰涅夫无罪,而被告卢贝则犯有叛逆罪和纵火罪,判处死刑。1934年1月7日,卢贝在莱比锡被执行绞刑。至此,莱比锡审判总算是暂时得以了结。然而事情到这时并没有结束,英国的一家报纸在审判期间刊载了一篇名为《国会纵火案真相》的文章,作者是德国的某位神秘人士。文章认为是纳粹党策划了国会纵火案,而直接的指挥者就是戈林与戈培尔。文章认为是纳粹党在唆使卢贝在国会大厦放火的同时,派出冲锋队的成员通过戈林的住所下秘密通道进入了国会大厦,然后洒上汽油之后,点好火再按原路返回,否则国会大厦的大火绝对不会燃烧两小时而无法扑灭。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二战结束后,盟国在纽伦堡进行了战犯审判,不少纳粹高官的证言更是让人们接近了历史的真相。当时曾在普鲁士内政部供职的吉斯维乌斯就作证说:最初想到放火烧国会的是戈培尔。曾任秘密警察头子的鲁道夫狄尔斯也在供词中说道:戈林事先肯定知道火起的时间,因为他在起火之前就命令我准备好一批需要逮捕的名单。曾任德军参谋总长的哈尔德将军更是回忆说:在1942年的一次宴会上,戈林曾经说真正了解国会大厦的就是他自己,因为是他放火烧掉了国会!1968年,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成立了一个调查组织,这个组织用大量的史料和确凿的证据证明国会纵火案是纳粹党所为。1979年,卢贝的哥哥向联邦德国最高法院提请重新审理纵火案。1980年12月,联邦德国最高法院正式宣布当时对卢贝的判决无效。至此,国会纵火案的真相总算是大白于天下了。

  “国会起火了!”随着一声叫喊,只见座落在共和广场旁的国会大厦浓烟滚滚,火焰顿起。一道红光照亮夜空,很快火舌吞噬了大厦的中央圆顶,这座用10年时间建成的巨大建筑物笼罩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之中。

国会起火了!随着一声叫喊,只见座落在共和广场旁的国会大厦浓烟滚滚,火焰顿起。一道红光照亮夜空,很快火舌吞噬了大厦的中央圆顶,这座用10年时间建成的巨大建筑物笼罩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之中。国会议长戈林很快来到现场。他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挥动着双拳,大声喊着:这是共产党干的!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罪证!我们一定不能再坐等!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他们,把他们抓起来杀掉!

  国会议长戈林很快来到现场。他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挥动着双拳,大声喊着:“这是共产党干的!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罪证!我们一定不能再坐等!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他们,把他们抓起来杀掉!”

几分钟后,德国总理希特勒和宣传部长戈培尔来到现场。希特勒对一旁的外国记者说道:这是神的指示,我们要消灭共产党人!当夜,德国政府发表通告宣布是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大厦,并声称纳粹冲锋队在现场抓到的一个名叫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是纵火犯。

  几分钟后,德国总理希特勒和宣传部长戈培尔来到现场。希特勒对一旁的外国记者说道:“这是神的指示,我们要消灭那些共产党人!”

第二天,希特勒党徒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希特勒又颁布了紧急法令,勒令解散除法西斯党以外的一切政党,取缔工会及一切结社、集会。盖世太保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尔曼和1.8万名共产党员被捕入狱。连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席格季米特洛夫和另外两名保共活动家也遭到逮捕。很显然,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

  当夜,德国政府发表通告宣布是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大厦,并声称纳粹冲锋队在现场抓到的一个名叫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是“纵火犯”。

当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之后德国政局动荡不定。希特勒抓住时机,用盅惑人心的口号煽起一部分德国资产阶级的复仇心理和反对共产主义情绪,1933年初,希特勒骗取了资产阶级信任,担任总理,建立了法西斯军事专制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加紧实行自己的侵略战争政策。以台尔曼为首的德国共产党在德国人民当中威望很高,对法西斯主义斗争也最坚决,成了希特勒的眼中钉。

  第二天,希特勒党徒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希特勒又颁布了紧急法令,勒令解散除法西斯党以外的一切政党,取缔工会及一切结社、集会。

为防止共产党人在选举中获胜,并进一步控制全国,法西斯分子大造反对共产党舆论。国会纵火案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

  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尔曼和1.8万名共产党员被捕入狱。连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席格·季米特洛夫和另外两名保共活动家也遭到逮捕。

9月,纳粹分子宣布在莱比锡法庭公开审理这个案件。开庭的前一天,世界许多新闻工作者和进步律师组成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公布了大量人证物证,证明被控告的共产党人无罪,并提出有根据的怀疑:国会大厦是纳粹党领导人烧的,或是在他们指使下烧的。保加利亚、德国、法国、美国的25名律师还自愿为季米特洛夫辩护,但纳粹帝国法庭不允许被告人自由选择辩护人。于是,季米特洛夫决定自己为自己进行政治辩护,与法西斯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戳穿他们的阴谋。

  很显然,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

开庭第三天,轮到季米特洛夫出庭。他说:不错,我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无产阶级革命家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政变的组织者,也不是纵火者实际上国会着火那天,季米特洛夫根本不在柏林。

  当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之后德国政局动荡不定。希特勒抓住时机,用盅惑人心的口号煽起一部分德国资产阶级的复仇心理和反对共产主义情绪,1933年初,希特勒骗取了资产阶级信任,担任总理,建立了法西斯军事专制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加紧实行自己的侵略战争政策。

  以台尔曼为首的德国共产党在德国人民当中威望很高,对法西斯主义斗争也最坚决,成了希特勒的“眼中钉”。为防止共产党人在选举中获胜,并进一步控制全国,法西斯分子大造反对共产党舆论。“国会纵火案”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9月,纳粹分子宣布在莱比锡法庭公开审理这个案件。开庭的前一天,世界许多新闻工作者和进步律师组成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公布了大量人证物证,证明被控告的共产党人无罪,并提出有根据的怀疑:国会大厦是纳粹党领导人烧的,或是在他们指使下烧的。保加利亚、德国、法国、美国的25名律师还自愿为季米特洛夫辩护,但纳粹帝国法庭不允许被告人自由选择辩护人。于是,季米特洛夫决定自己为自己进行政治辩护,与法西斯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戳穿他们的阴谋。开庭第三天,轮到季米特洛夫出庭。他说:“不错,我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无产阶级革命家……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政变的组织者,也不是纵火者……”实际上国会着火那天,季米特洛夫根本不在柏林。

  季米特洛夫慷慨陈辞,严正地驳斥了法西斯分子嫁祸于共产党的卑鄙手法。他把法庭变成了讲坛,利用它来阐明共产党、共产国际的纲领和策略。

  法庭庭长听着这位政治宣传家的长篇演讲,觉得他好像变成了法官,是他在掌握着审讯的方向。他慌忙打断季米特洛夫的演讲,拉出了所谓的“纵火犯”卢勃,问道:

  “你跟纵火犯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样密谋的?”

  季米特洛夫转过身,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卢勃说:“你当众说明,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卢勃答道;

  季米特洛夫对着整个法庭朗声说:“问题无疑是很清楚的。在这场审判中,卢勃只不过是被操纵的木偶,可怜的木偶被送交法庭,而操纵者已逃之夭夭。作为一个无辜的被告,尤其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共产国际的成员,我对立即彻底查清国会纵火案,捉拿真正的元凶,是很感兴趣的。”

  庭长眼看季米特洛夫要把审判引向追查幕后策划者,又立即打断他的话,对他进行威胁。季米特洛夫毫不畏惧,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一个对法西斯分子最可怕的问题:“纵火者不是通过通往国会的通道进去的吗?”

  庭长失去了自制,吼叫起来:“这个问题不准讨论!”随即宣布休庭。

  法庭后来又进行了几次审判,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纳粹党头目们发现他们的策划正在失去控制,便决定由纳粹头子戈林到法庭“作证”。

  戈林指手划脚地胡说了半个钟头,季米特洛夫发言,开始反问戈林:“那个荷兰人在起火之前正是在警察宿舍里过的夜,他是怎样潜入国会的呢?应当先从警察和他们的头头中找出纵火犯来。”

  戈林气得高声尖叫:“我不是来让你像法官似地来审问我的,你是早该上断头台的罪犯”。

  戈林的失态表现使法官都感到难为情了,他连忙结束了这场争论。纳粹分子的这一招又告“失灵”。

  在莱比锡审判中,季米特洛夫给了刚刚上台的德国法西斯第一次政治道德上的无情打击。由于他的英勇斗争,同时,各国共产党、法西斯受害者国际援救委员会和其他反法西斯组织也举行了大规模的声援活动,莱比锡法庭终于被迫无罪释放季米特洛夫等四人,但判处卢勃死刑。“国会纵火案”的“谜底”后来也真相大白。

  原来,是纳粹党的柏林冲锋队队长带领他的部下,经过通到国会大厦下的一条地下暖气管通道,钻到国会大厦,洒上汽油和易燃化学品,点了火,然后从原路回到戈林的议长府。同时,纳粹冲锋队找到了对放火有癖好的荷兰人卢勃,让他再放了几把火。

  希特勒利用“国会纵火案”控制全国的目的是暂时达到了,从1933年开始,德国开始了公开的战争准备。整个欧洲都笼罩在紧张不安的气氛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