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永利国际官方网站 翻译大师傅雷为什么让人永远感怀?

翻译大师傅雷为什么让人永远感怀?



  傅雷夫妇(1934年春)

傅雷大儿子傅聪这样回忆道:“成家榴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迷人的女子,和我爸爸一样,有火一般的热情,两个人在一起热到爱到死去活来……”成家榴多年后碰到傅雷的小儿子傅敏,她说:“你爸爸很爱我的,但你妈妈人太好了,到最后我不得不离开。”

摘要:
10月27日上午10点整,在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的如茵园内,著名翻译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终于叶落归根,长眠在洁白的丰碑下。傅雷儿子傅聪、傅敏等家属参加了骨灰安葬及纪念碑揭幕仪式。

…傅雷朱梅馥夫妇骨灰安葬仪式今举行,图为傅雷亲朋出席安葬仪式。(中新网图)“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10月27日上午10点整,在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的如茵园内,著名翻译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终于叶落归根,长眠在洁白的丰碑下。傅雷儿子傅聪、傅敏等家属参加了骨灰安葬及纪念碑揭幕仪式。据中新网报道,上午10时,伴随着《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怀念,傅雷、朱梅馥夫妇骨灰安葬仪式正式开始。在傅聪、傅敏以及众家属的护送下,著名翻译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长眠于上海浦东故里。傅雷家属及慕名前来道别的共120余人,向傅雷夫妇纪念碑献上鲜花,并三鞠躬。傅雷夫妇纪念碑高约1.8米,碑身灰白如雪,稳定挺拔。碑身正面题有傅雷家书的名言:“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在傅雷的心中,贝多芬、米开朗琪罗、托尔斯泰以及约翰·克里斯朵夫是伟大心灵的承载人,其实,伟大的心灵亦是傅雷那颗坚定的赤子之心!1966年9月,由于在文革中受到诬陷和迫害,傅雷夫妇愤然双双自杀离世。其死后骨灰原被安葬于永安公墓,后归并到万国公墓,之后由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的破坏后遗失。幸有一位傅雷作品的爱好者,私藏其骨灰盒,才得以幸免遭毁。福寿园集团副总经理伊华女士早在十年前就联系傅雷的家属积极争取傅雷“入住”,后在福寿园集团副总经理谈理康等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2013年4月,由浦东傅雷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傅雷研究专家王树华先生牵线,浦东福寿园海港陵园总经理顾文军一行,前往北京商议傅雷“回乡”之事。此后,经双方不断协商,家属决定将傅雷夫妇骨灰安放于海港陵园的如茵园内。仪式现场,浦东傅雷文化研究中心向福寿园人文纪念博物馆捐赠了《傅雷家书》手稿和《傅雷译希腊的雕塑》手稿,《傅雷家书》字里行间透出的无微不至的爱,成就了人间爱的华章;傅雷先生一生在文学、音乐、美术理论、美学批评等领域多有建树,他身上体现出勤奋、正直、热心、严谨、慈爱的美德,凝聚成了独特的“傅雷精神”。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5年8月)

图片 1

  青年傅聪(1956年)

图片 2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1年)

年轻的刘海粟

  傅雷夫妇在杭州,朱梅馥已怀有聪儿。(1933年)

傅雷走上翻译道路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

  傅雷母亲李欲振

历史真会玩笑,政治风云突变,傅雷还是被指为“亲美反苏的急先锋”、“上海‘中间路线’的代言人。8月22起,上海各大报纸连篇累牍地批判傅雷,《大家砌的墙大家拆》成为他“反党”的罪证之一。上海市作协开了十次批斗傅雷的大会,傅雷做了三次检讨……

  傅雷在法国(1930年)

傅雷的名字,在中国翻译史上,在亿万读者的心目中,闪烁着永远的光辉。

  傅雷与周煦良(1964年)

50年代初,傅雷谢绝了清华大学的邀请,重新返回书房。他重译了巴尔扎克的《高老头》、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新译了巴尔扎克、梅里美等多部作品,迎来了他翻译生涯的第二个高峰。傅雷译文传神,行文流畅,共翻译34部作品,一生译作逾500万字;他的遗著《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傅雷家书》等,也深受读者喜爱。

  1982年傅聪与中央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队在排练莫扎特钢琴协奏曲

红卫兵一阵兴奋的狂呼!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5年)

《托尔斯泰传》1935年3月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序言以作者罗曼•罗兰致译者书替代;《弥盖朗琪罗传》1935年8月出版。傅雷本人极其看重的《贝多芬传》十多年后又重新译过,由上海骆驼书店排印——傅雷为这3种传记前后花费十几年的心血。以后绵延数十年,罗曼•罗兰的作品在中国产生广泛影响,译者傅雷功不可没。

  1999年12月18日,三联书店在韬奋中心举办“艺术与爱的教育–《傅雷家书》座谈会”,傅聪和傅敏出席了座谈会。

傅雷1927年赴法国留学,读到了罗曼•罗兰的著作《贝多芬》,顿时如受到神光烛照,心灵创伤受到抚慰,全身喷发出一种生命力的激情,感动得嚎啕大哭。傅雷发愿要将《贝多芬》一书译出,在他看来,“除了把我所受的恩泽转赠给比我年青的一代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偿还我对贝多芬,和对他伟大的传记家罗曼•罗兰所负的债务。”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之阳台上(1965年)

图片 3

  傅聪(1934年9月,半岁)

傅雷爱知道了很不高兴,承认刘海粟“待我个人极好”,但“待别人刻薄,办学纯是商店作风,我非常看不惯”。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傅雷追悼会留影

  傅聪在江西庐山(1947年)

傅雷完成了两部人物传记的翻译,怀着对精神导师的无比尊崇,在1934年3月3日在上海致函罗曼•罗兰。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在杭州(1956年)

遗书写道:“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的,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我们也知道搜出的罪证虽然有口难辩,在英明的共产党领导和伟大的毛主席领导之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决不至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

  1929年夏傅雷游历瑞士,住在法瑞交界的避暑圣地达蔼维扬。照片上的房屋叫“蜂屋”,屋临瑞士莱芒湖,背负阿尔卑斯山。“蜂屋”右面楼上有阳台的即傅雷的卧房。傅雷发表的第一篇译作《圣扬乔而夫的传说》即在此完成。

此信一去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抄家在狂热地进行中。忽然,红卫兵在布满灰尘的阁楼上看到一只箱子,敲掉锁发觉箱子里有一枚模糊不清的镜子,背面嵌着蒋介石的画像;在一本旧画报里,翻到印着的一张宋美龄照片。

  青年傅聪在波兰(1955年)

傅雷在婚后爱上了一位女高音歌唱家成家榴。

  傅雷在法国(1930年)

图片 4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在上海中山公园(1953年)

“此公没有本领,只会抄书。”傅雷不屑地说。

  傅雷与傅聪在杭州(1956年)

图片 5

  1982年1月傅聪结束在京的演出和讲学后,李德伦和吴祖强在机场送行。(1982年)

这天,傅雷和刘海粟一起走进学校。傅雷看到长廊上的画,立刻对工友下令:“这些画没有创造性,才气少,收掉!”工友立刻奉命将画全部拿了下来。

  青年傅聪在上海家里练琴(1956年)

傅雷1908年出生于浦东南汇县周浦镇,1966年58岁辞世,除了到法国留学4年和短暂到外地工作以外,他半个多世纪都居住在上海——他将永远地留在了上海!

  图为1932年1月傅雷与朱梅馥在上海举行婚礼

图片 6

  傅聪(1935年11月,一岁八个月)

由于心境不好和疾病缠身,翻译工作进度奇缓,直至1964年年8月,傅雷才译毕巴尔扎克的《幻灭》三部曲。1965年11月,傅雷眼疾稍好,就第4次修改并誊写巴尔扎克小说《猫儿打球号》,这是傅雷翻译的最后一部书稿。

  傅敏在北京女一中宿舍内备课(1963年)

《傅雷家书》最早出版于1981年,出版后畅销不衰。它是傅雷夫妇在1954年到1966年5月期间写给傅聪和儿媳弥拉的家信,由次子傅敏编辑而成。

  傅雷与傅敏在寓所小花园内(1961年)

1958年初,上海作协党组书记周而复与市委宣传部部长石西民想保全傅雷“过关”,石西民找傅雷谈话了,暗示他检讨不妨将调子再定高点,以便过关。

  图为母亲与聪儿(半岁)

面对“反右”运动汹涌兴起,傅雷在六七月间连续发表三篇揭发批判“右派”的文章。傅雷在《文汇报》发文《识别右派分子之不易》,猛烈抨击报社总编也是自己的好朋友徐铸成:“……直到近十天来报上陆续揭发,我才知道他是有阴谋的,有集团的,以民间报纸花色繁多为名,遂行他办成一张反社会主义报纸的策略,为资产阶级复辟打先锋。”

  1955年傅雷夫妇陪同来访的波兰文化代表团官员埃娃夫人

傅雷十分失望,决心向贝多芬学习,不向命运低头,于是继续翻译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的另外两部名人传——《弥盖朗琪罗传》和《托尔斯泰传》。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院内(1953年)

傅雷被划为“右派”

  傅雷在江苏路284弄5号宅院内(1961年)

一天,刘海粟请上海美专西画科主任张弦上他家,打开一本宋朝画马名家李公麟的画册,请张弦临摹一幅。张弦把画临好了,刘海粟很满意,留他在家吃饭。第二天又约张弦临摹一幅,又留他吃了一顿饭。他在张弦临摹的两幅画上题了“海粟拟李龙眠”,张弦的作品就属于刘海粟了。张弦画了两天,换来两顿饭,一分钱报酬都没有。

  图为傅聪获奖后,受到当时的波兰总统贝鲁特接见

傅雷夫妇大为震惊,这是亲戚解放前寄存在他家的东西,傅雷家几十年都没有翻过看过,闯祸了!

  傅雷在杭州(1965年)

傅雷为了打抱不平,还和刘海粟翻了脸。

  傅聪与钱钟书和杨降夫妇在钱钟书宅邸(1981年)

1966年8月30日下午,区房管局选择队先上门抄家,闹到晚上7点多钟才离开;11点多钟,上海音乐学院红卫兵闯进来,领头者是儿子傅聪的琴友李名强。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的阳台上(1965年)

傅雷和妻子在书房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傅敏(1939年)

图片 7

  傅雷父亲傅鹏

派出所发电报给在北京的傅雷儿子傅敏,他也在批斗之中,回电说后事托他舅舅朱人秀全权处理。傅雷夫妇遗体火化时,朱人秀也被隔离审查了,于是,傅雷夫妇的骨灰无人敢出面认领。

  傅雷(1965年)

傅雷再也忍不住,拍案大骂刘海粟,宣布永远不再和刘海粟这种自私的人往来。

  1948年5月下旬傅雷夫妇和黄宾虹夫妇在北京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

  傅聪(1937年)

下午4点多,一辆收尸车驶入上海江苏路傅雷信宅前,傅雷夫妇被抬上了车,送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法医检验所检验,尔后被送往西宝兴路万国殡仪馆。

  傅敏在上海父母宅院内(1953年)

1966年9月3日上午9时45分,保姆周菊娣还不见傅雷夫妇起床,就走近傅雷夫妇卧室敲门,没有回答,她推开门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于是赶忙跑到派出所。户籍警左安民赶到现场,看见傅雷夫妇俩一左一右吊在钢窗的横档上;傅雷先生穿的是汗衫、短裤,夫人穿的是睡衣。地上铺了一床棉被,显然是为了防止踢倒凳子发出声音惊醒邻居。一旁,一盏很暗的灯还亮着幽暗的光。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傅雷书房内(1961年)

一个政治的波浪打过来,就把一个人的一生和一个家庭的幸福全毁了。

  傅雷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的阳台上(1964年)

傅雷永生!

  图为父母与聪儿在书房

1932年,傅雷学成回国,与朱梅馥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朱梅馥和傅雷一样也是浦东南汇人,她初中高中都是就读于教会学校。大学者钱钟书的夫人杨绛先生这样评价她:“梅馥不仅是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不仅是非常能干的主妇,一身承担了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杂务,让傅雷专心工作,她还是傅雷的秘书,为他做卡片,抄稿子,接待不速之客。傅雷如果没有这样的好后勤,好助手,他的工作至少也得打三四成的折扣吧。”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敏(1953年)

图片 8

  图为1961年的傅雷

那天深夜,朱梅馥焦急不安,最后终算等到傅雷回来了,他第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阿敏还太小,还在念书,今天我就……”

  1940年傅雷与成氏三姐弟合影(后排:左一:成家和,右一:成家榴,前排:左一:成家复)

图片 9

  傅雷(1953年)

傅雷遗书

  1979年4月26日追悼会后,傅聪和傅敏送骨灰盒去骨灰堂

从此,傅雷深居简出,翻译了法国艺术评论家丹纳的《艺术哲学》、巴尔扎克的《搅水女人》、《都尔的本堂神甫》、《比哀兰德》。可是,他的译著被延迟出版或拒绝出版,有的出版社要他以笔名出版,被傅雷拒绝了。傅雷和巴金一样,是全国文化界仅有的几个靠稿费生活的自由职业者,没有单位,没有工资,傅雷陷入了极度窘迫的境地。个性刚烈的傅雷,为五斗米折腰,被迫给上级领导写信求助,措辞卑微……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

柯庆施

  图为1961年的朱梅馥

傅雷妻子和儿子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7年)

信函寄出去了,傅雷焦急地期待着大师的回复,世界著名大文豪会给一个中国的无名译者回信吗?

  1954年8月,傅聪在波兰练琴,为参加1955年第五届国际萧邦钢琴比赛作准备。

5月1日,《人民日报》撰文鼓励“大鸣大放”;一周后,傅雷发表了文章《大家砌的墙大家拆》,对少数党员提出尖锐的批评。

  幼年傅敏(1938年)

傅雷和妻子在黑夜中愤而弃世

  傅雷夫人朱梅馥(1940年)

傅雷两个儿子在福寿园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院内(1965年)

“文革”后,周而复向傅雷的儿子傅敏透露:当年,一位中共中央主要负责“反右”的领导来沪,示意上海“右派”太少。为了增加名额,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命令将傅雷划成“右派”……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7月,上海最炎热的日子,傅雷收到了罗曼•罗兰6月30日的回信。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院内(1961年)

“当初给我戴帽,本来就是错误的。”傅雷淡淡地说。

  图为傅聪与傅敏(1981年)

这天,一个27岁女子江小燕戴着大口罩来到万国殡仪馆。她对工作人员说,她是傅雷的干女儿,要求认领傅雷骨灰。她从殡仪馆登记本上查到朱人秀家的地址,求得他的帮助后,她把傅雷夫妇的骨灰盒放进一个大塑料袋,转送到永安公墓寄存。江小燕还写信给周恩来总理,说傅雷是被冤枉的。那些封信落到了造反派手里,她被追查审讯,虽然最终没有被戴上“反革命”的帽子,但却在恐怖中生活了10多年。傅雷辞世20多年后,傅雷大儿子傅聪回到上海,获知父母的骨灰奇迹般地保存下来,就和弟弟傅敏四处打听“戴大口罩”的女孩。当他们见到江小燕,一再表示要物质感谢,江小燕都谢绝了,她最后只接受了傅聪音乐会的一张门票……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上海中山公园(1956年)

石西民部长

  1934年2月傅雷在上海吕班路201弄53号宅邸卧房五斗柜前

图片 10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院内(1965年)

“傅雷,你的问题很严重!”李名强一改过去的毕恭毕敬,进门就大声喝斥道。

  傅雷在江苏路宅院内(1961年)

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

  1948年夏,傅雷在江西庐山牯岭河南路50号养病
图为养病期间在修改译作《欧也妮·葛朗台》

1931年,傅雷开始翻译《贝多芬传》,1932年11月完成。他满情希望地将译稿寄给上海商务印书馆,结果遭到无情的退稿:该书已有有几种中译本;傅雷是个默默无闻的新人。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俞剑华胸襟宽阔,并不计较,还是和傅雷来往。20年后,傅雷被划为“右派”,俞剑华在南京任教,他到上海必要来看望傅雷,有新著出版必定送呈傅雷指正,两人成为好朋友。

  傅雷在江苏路宅邸的书房内(1961年)

傅聪,9岁师从意大利钢琴家梅百器,1954年赴波兰留学。1955年3月获“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和“玛祖卡”最优奖。傅雷被划为“右派”,傅聪女友偷偷写信将发生的一切告诉傅聪,并告诫他不要回来,否则他的艺术就完了!傅聪因此从波兰出走英国,最终成为一个世界级的钢琴大家。

  傅聪在上海音乐学院讲学

傅雷在这儿,完成了他的经典译著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巴尔扎克的《高老头》和《欧也妮•葛朗台》等,还有感动千千万万人的《傅雷家书》……

  傅聪在上海中山公园(1953年)

图片 11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的住房前

他爱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只要情人不在身边,他就无心做任何事,这时朱梅馥就打电话给成家榴:“你快来吧,你来了,他才能写下去。”
成家榴来了,坐在他身旁;朱梅馥送上茶水,然后悄然退出书房,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图为傅敏在讲学(2000年)

和世界大文豪罗曼•罗兰的书信往来

  图为傅聪在昆明演出(2001年)

1961年,朱梅馥在给傅聪的信中谈及此事时说,她当年痛苦不堪,做过放弃的打算,但为了两个儿子最后还是隐忍不发。她欣慰地说:“不过我们感情还那么融洽,那么牢固,到现在年龄大了,火气也退了,爸爸对我更体贴了,更爱护我了……我们现在真是终身伴侣,缺一不可的。”

  1930年春傅雷与刘海粟夫妇在巴黎阿尔培裴那画室

“足下移译拙著《贝多芬》、《弥盖朗琪罗》、《托尔斯泰》三传,并有意以汉译付刊,闻之不胜欣慰。”
罗曼•罗兰在信中说,大师对于傅雷信中对“不抵抗主义”的表述作了一番指正。

  1965年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之阳台上。1966年9月3日凌晨含冤弃世于此。

傅敏从华东师大一附中初中毕业,直升该校高中。1962年夏天,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因为父亲是“右派“,没有一个单位敢要他,北京女一中老校长挺身而出,说:“这么个高才生,你们不要,我要!”傅敏于是成为北京女一中的老师。

罗曼•罗兰

人物档案:傅雷

参加父母亲骨灰安葬仪式

图片 12

书桌上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着钱和一封写给朱梅馥胞兄朱人秀的遗书。

“第一,家里只能供一个孩子学音乐,你也要学音乐,我没有这能力;”傅雷对儿子傅敏说,“第二,你不是搞音乐的料子;第三,学音乐,要从小开始,你上初中才学琴,太晚了,学个‘半吊子’,何必呢?你呀,是块教书的料!”

1979年4月26日,傅雷平反昭雪大会和骨灰安放仪式在上海举行。上午9点半,上海市政协、上海市文联和中国作协上海分会等单位代表和傅雷生前友好400余人,聚集在龙华革命公墓大厅;著名作家柯灵无限悲痛地为亡友宣读了悼词。平反追悼会后,傅雷的骨灰盒被安放在上海龙华“革命干部骨灰室”内,妻子朱梅馥则葬在了家乡青浦公墓。2013年10月27日,为了纪念著名法国文学翻译家傅雷诞辰105周年、夫人朱梅馥诞辰100周年,在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举行傅雷、朱梅馥骨灰安葬仪式,傅雷的长子、著名钢琴家傅聪和次子傅敏出席了仪式……

傅雷竭力想跟上时代的变化,1954年1955年,他看到国家轰轰烈烈的建设景象,他看了许多反映解放战争、革命战争时期的小说,觉得深受感动和感染。1957年3月,傅雷以特邀代表身份赴京,参加中共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会后,他盛赞毛泽东讲话,并为在国外波兰留学的儿子傅聪手抄《毛主席对<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大会讲话》,还兴致勃勃地说:“此次会议,是党内会议,党外人士一起参加是破天荒第一次……我们党外人士大都畅所欲言,毫无顾忌,倒是党内人还有些胆小。”

傅敏初中毕业,要求报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父亲傅雷不同意。傅敏想不通,亲兄弟傅聪能攻读音乐他为什么不能?

这时,俞剑华正好过来,看到了全部情景。刘海粟感到很尴尬,就把俞剑华介绍给傅雷,俞剑华也主动向傅雷打招呼,可是傅雷冷淡地点了点头,掉头就走开了。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你混蛋!”傅雷当场回击。

1931年10月中旬,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校长刘海粟邀请傅雷担任办公室主任,兼授美术史和法文,刘海粟还聘请在北平美专任教的俞剑华先生来校任教。刘海粟考虑到学生们不太了解俞剑华,就让人在学校长廊上挂出俞剑华的10多幅绘画作品。

张弦

接着,傅雷对当初读到《贝多芬传》时的振奋动情形进行了追述。最后,傅雷希望罗曼•罗兰能够回函,并请求能将回函作为序言刊登在他的译著前面。

傅雷性格刚烈,耿直暴躁,不过却是待人十分真诚。

他在信中写道:尊作“名人传”三册,现已译竣,祈允予付梓出版;先生关于三大天才之著作,已哺育万千青年,谅各现行语言早有译本,中译已落后手。个中原因,容弟子追述一二,俾先生知愚以何等感恩之情勉力从事哉。

图片 16

傅雷对妻子的贡献也是由衷感激,他在给儿子傅聪的家书中说,“我经常和你妈妈谈天说地,对人生、政治、艺术、各种问题发表各种感想,往往使我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思想整理出一个小小的头绪来。单就这一点来说,你妈妈对我确是大有帮助。”

图片 17

傅雷毕竟是傅雷,他斩钉截铁地说,“没有廉价的检讨,人格比什么都重要。”

上海江苏路284弄5号,黄墙红瓦坡顶,是一幢独立的三层西班牙式建筑,1949年12月,傅雷夫妇搬了进来,一直居住到生命的戛然终止。

家书开始于1954年傅聪离家留学波兰,终结至1966年傅雷夫妇双双自尽。12年通信数百封,贯穿着傅聪出国学习、演奏成名到结婚生子的成长经历,也映照着傅雷的翻译工作、朋友交往以及傅雷一家的命运起伏。

1966年9月3日凌晨,和夫人朱梅馥双双自缢身亡。

和刘海粟翻脸,和女歌唱家婚外恋

“蛰伏沪渎忽忽又已半载,苟全生命,乏善足陈,方今诸子百家皆遭罢黜,笔墨生涯更易致祸,懔懔危悚,不知何以自处。”

接到罗曼•罗兰回信不久,傅雷有一位朋友要去欧洲,傅雷考虑到在上海向国外寄信不方便,就在8月20日匆匆赶写一函,托请朋友到欧洲后寄出。

怀念傅雷,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他的翻译作品。有人这样评价傅雷,说是哲学家在他身上研究哲理和思想,文学家在他身上感受纯真和情怀,历史学家在他身上品读一份知识分子的心灵之美……

图片 18

图片 19

傅雷妻子

“大右派傅雷窝藏反党罪证!”震天动地的口号响起。

在傅家做了11年的保姆周秀娣回忆道:傅先生和傅太太都是好人,她生病了,傅先生拿医药费给她,让她去看病,她若不肯,傅先生就发脾气;傅太太温柔文雅,十几年来没发过脾气,总是笑嘻嘻的。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

图片 20

遗书委托朱人秀代付9月份房租55.29元;将600元存单给保姆周菊娣作过渡时期生活费;将现钞53.30元作为火葬费……

“反右”大风浪过去了,傅雷夫妇总算逃脱了一劫,他们正暗自庆幸,没有想“反右”补课开始了,1958年4月30日下午,傅雷在批判会上被宣告为“右派”。

傅雷夫妇被按倒在地,被勒令跪着。

刘海粟很难堪,追进傅雷办公室,问他:“你怎么这样傲慢?”

1961年9月底,傅雷摘去戴了3年零5个月的“右派”帽子,有人要他对党表示感谢。

图片 21

图片 22

傅雷在信中首先郑重地表示,“6月30日赐书奉悉,不胜感激。”,他接着告诉大师“名人三传”即将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傅雷附了自己一帧照片,照片背后写道“谨致深切的敬意,傅怒安。1934年8月”字样,傅怒安是傅雷的别名。

1949年5月,中共在上海建立政权,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傅雷感到不适应,尽管还是埋头翻译,其心境已经难以沉静。1950年6月,傅雷向画家黄宾虹吐露心声:

9月2日上午,傅雷夫妇被强行拉到大门口,站在长板凳上,戴上高帽子。四周是黑压压的人群。

图片 23

傅雷脾气火爆,幸运的是拥有一个温婉的妻子朱梅馥。

尽管傅雷个性难以与人共事,可他的渊博知识,他的惊世才华,他做人的光明磊落,他做事的一丝不苟,特别是他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和火热的家国情怀,足以让我们追思,足以让我们感动,足以让我们怀想不已。

1933年9月,傅雷辞职。不久,张弦因病逝世。傅雷闻讯后致信刘海粟,“把张弦的死讯在报上登一新闻,让他数年来的桃李得悉;筹备一个遗作展览会;设法替他卖掉些作品,所得的款作为他遗孤的教育费;设法叫博物馆购藏他的一张作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