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永利古典文学 风范长存天地间——缅怀“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院士

风范长存天地间——缅怀“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院士



图片 1
◎沁园春·缅怀朱光亚先生①
  
  赤子孤征,异国寻梦,剑斩汪洋。
  为国强耀宇,激流勇进,数番风雨,求学寒窗。
  情系桑田,心忧天下,弃美归来奔故疆。
  吾朱帅,两弹一星挑,核武专航。
  
  敢于问鼎东方。领广大、英才战地荒。
  汗水和生命,凝成力量,细推物理,百炼成钢。
  蘑菇云腾,寰球震悍,猎猎军旗洲际扬。
  望夜空,观巨星璀璨,更见荣光。
  
  ◎暗香·苏堤遇东坡②
  
  西湖寒碧。仅苏堤照我,江山归夕。
  唤醒苏仙,满目苍凉与悲泣。
  朝野凋零旧雨,怎能忘、平和风疾。
  但怪得、端笔生花,赤壁救心力。
  
  宋国。罹亟亟。遗恨与路遥,夜雪成积。
  竹林傲立。枯石无言耿相席。
  寻觅苏堤处处,万鸟啼、游人云集。
  忽一阵、苏轼赋,岂能忘忆。
  
  ◎江城子·老树③
  
  林间小路静无声。月分明。晚风轻。
  一片幽兰、寒骨碧青青。但见余生根植底,成大业,孝先行。
  
  一棵老树泪盈盈。苦含情。盼谁听。
  辞旧迎新、相约岂空灵。佳节只求一起聚,人不见,怎心平。
  
  
①创作背景: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今天是朱光亚先生辞世8周年纪念日,朱光亚先生为“两弹一星”和我国科技发展特别是国防科技做出了卓著功勋,也为我们留下了一份沉甸甸的精神财富。2004年12月,为表彰朱光亚对我国科技事业特别是原子能科技事业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将我国国家天文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10388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朱光亚星”。“疾风知劲草”,在猛烈的大风中,只有坚韧的草才不会被吹倒。我们只有经过严峻的考验,才知道谁真正强者。我们在缅怀朱光亚先生丰功伟绩的同时,更要学习他激流勇进,不畏艰险,爱国爱民造福祉的中国精神。墨丹敬写此文作怀念!朱亚光先生!千古!
  
②感谢著名的经济学家,哲学家,国际跨界诗人刘李胜教授,华彩集团总裁,博导,诗书画导师白万纲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医科大研究员,诗人董澍导师等对墨丹拙作雅正和鼓励。
  
③今立春恰逢除夕。墨丹昨晚林间偶遇老树即兴作。特别写给身在异乡还没有回家与家人团聚的朋友们,回家真好,只有抹去亲人的眼泪,才是儿女们对亲人最大的孝意!
   (文/网名:墨丹)
   共 8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摘要:
资料图:朱光亚据中新社报道,中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工程院首任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朱光亚因病于26日10时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朱光亚院士曾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国家科教领导小组成员、国务院学中国“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逝世资料图:朱光亚据中新社报道,中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工程院首任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朱光亚因病于26日10时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朱光亚院士曾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国家科教领导小组成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届、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朱光亚院士家中27日将设灵堂,供社会各界前往吊唁。
中国工程院官方网站提供的资料显示,著名核物理学家朱光亚生于1924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人。他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1949年获密执安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  
作为中国核科学技术的主要开拓者之一,朱光亚院士参与组织领导了中国原子弹、氢弹的研制及历次核试验,为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创建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参与组织领导了秦山核电站筹建、放射性同位素应用开发研究、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的制定与实施及国防科技与武器装备发展战略研究等工作;他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999年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朱光亚简历
1924年12月生,湖北武汉人,195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4月参加工作,1970年6月入伍,美国密执安大学研究生院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研究生毕业,博士,研究员、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
1941年至1942年在重庆中央大学物理系学习。1942年至1945年在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学习。1945年至1946年任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助教。1946年至1950年美国密执安大学研究生院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研究生,并获博士学位。1950年至1952年任北京大学物理系副教授。1952年至1953年任朝鲜停战谈判志愿军代表团外文秘书。1953年至1955年任东北人民大学物理系教授。1955年至1957年任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物理研究室副主任。1957年至1959年任二机部四0一所(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二室副主任、研究员。1959年至1964年任二机部第九研究所副所长。1964年至1970年任二机部第九研究院副院长。1970年至1982年任国防科委副主任。1982年至1985年任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985年至1991年任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国防科工委党委常委,中国科协副主席。1991年任中国科协主席,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国防科工委党委常委。1994年3月补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4年6月至1998年5月任中国工程院院长,1994年6月当选中国工程院主席团执行主席、院士、党组书记。1995年至1999年1月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5年5月任北京理工大学董事会名誉董事长。1995年10月起任中国国际科学和平促进会会长。1996年5月被推举为中国科协名誉主席。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是中共第九届、十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至十四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五大代表;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
是中国原子弹、氢弹科技攻关组织领导者之一。曾参与了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的试验和研制,后又相继组织实施了核电站筹建(如秦山核电站)、核燃料的生产以及放射性同位素应用等项目的研究开发计划,并参与了「863计划」的制定与实施。还参与了「中国工程院」的筹建工作。
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988年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曾获何梁何利基金1996年度科学与技术成就奖。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授予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04年12月,为表彰朱光亚对中国科技事业特别是原子能科技事业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将中国国家天文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10388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朱光亚星」。

2月26日,我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院士在北京溘然长逝。

这位87岁的科学巨匠虽然已经离开了他始终牵挂的祖国和人民,但他成就卓著而又宁静淡泊的一生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财富,如同寰宇中那颗明亮的“朱光亚星”,永远光耀后世。

“他为我国核科技事业作出了开创性的卓越贡献”

两天来,朱光亚家中设立的灵堂吊唁者不断。人们赶来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最后一程。

“他的离去是一个巨大损失。”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院士说,“他为我国核武器事业和整个科技事业呕心沥血、奉献终身,作出了开创性的卓越贡献。”

从22岁与吴大猷、曾昭抡、华罗庚等一起赴美国考察原子弹,到35岁成为我国核武器研制的领军者,从见证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爆炸,到全面领导和组织我国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朱光亚的一生与中国核事业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

1959年,苏联撤走在华专家,使我国必须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核事业。朱光亚临危受命,承担起核武器研制攻关的技术领导重担。

当时,中国核武器研制处于大海捞针般的困境中。朱光亚等从苏联专家一份报告中留下的“残缺碎片”研究起,经过夜以继日的艰苦奋斗,使中国的原子弹理论设计有了重大突破。

他还编写了《原子弹装置科研、设计、制造与试验计划纲要及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与《原子弹装置国家试验项目与准备工作的初步建议与原子弹装置塔上爆炸试验大纲》两份纲领性文件,对中央正确决策起到了关键作用。

1964年10月16日15时整,我国西北大漠中一朵黄褐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成功了!看到那惊心动魄的壮景,老成持重的朱光亚激动了,在试验基地举行的庆功“宴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

紧接着,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强烈的冲击波又一次震撼了世界……

为了表彰他对国家核武器科技事业的卓越贡献,199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决定,授予朱光亚等23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时刻为科技兴国的大业踏踏实实地工作”

在“两弹”的研制中,朱光亚被称为“科技众帅之帅”。

当时,这项工作汇集了王淦昌、彭桓武、邓稼先、周光召等一批杰出科学家和成千上万的工程技术人员。朱光亚负责全面的科研组织工作,既抓技术指导、业务协调,又抓科研机构、队伍的建设和管理。他严谨细致、一丝不苟的优良作风,对核武器研制成功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他还提出将核试验转入地下,以及“一次试验,多方收效”的方针等,对加快我国核武器的发展步伐起了关键作用。

成绩的背后是呕心沥血的工作。和朱光亚一起工作过的张开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当年我的办公室和他的办公室门对门,每天一上班就看到他埋头伏案,除了处理事务就是孜孜不倦地看书学习。当时连一个电风扇也没有,闷热的夏天,汗流浃背,他仍然埋头苦干、刻苦钻研。

朱光亚是一位具有战略眼光和远见卓识的科学家。他参加了新中国历次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工作,参与了国家“863计划”的制定和实施,组织领导了历次国防科技与武器装备发展战略研究。

他还参与组织了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30万千瓦核电站的筹建、核燃料加工技术和放射性同位素应用等项目的研究开发。

1994年,69岁的朱光亚当选中国工程院首任院长。中国工程院在他主持下,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一套比较完善和规范的增选制度、原则、实施办法,院士人数从最开始的96位增选到400多位。他特别强调,院士一定要重质量,一定要让院士队伍保有良好的科学素养和科学道德水平。

几十年来,我国核技术研究和科技发展举世瞩目,而朱光亚始终在这辉煌成就的幕后,默默耕耘。当有人问他何以能几十年如一日不求名利、奉献心力时,他说:“只要时刻感到自己身处祖国科研的前沿,时刻为科技兴国的大业做着踏踏实实的工作,这就足够了。”

“所有的一切荣誉都是集体的”

朱光亚一生淡泊名利。

1996年,他获得了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的100万元港币奖励。他拿到奖金支票后,马上就捐给了中国工程科技奖奖励基金。

“他叮嘱身边同事不要将这件事宣扬出去。以至于社会上对此事几乎闻所未闻,就连中国工程院内部都很少有人知道。”中国工程院原秘书长葛能全回忆说。

在荣誉面前,朱光亚十分低调。他屡次说:核武器事业是集体的事业,所有的一切荣誉都是集体的。我仅仅是其中的一员,是一个代表。

很多年来,媒体上一直鲜见描写朱光亚的文章,其实不是没有人写,而是写了文章到他那里过不了关,不是被扣下来,就是因不同意发表而被退回。他总说,先写别人吧,我的以后再说。

2004年,朱光亚80岁。为表彰他对我国科技事业特别是原子能科技事业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将我国国家天文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
10388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朱光亚星”。

在“朱光亚星”的命名仪式上,他说:“以我的名字命名一颗小行星,我很不敢当……我忘不了信任和关心我的党组织,忘不了支持和帮助我的老领导,以及同舟共济的同事们。”

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和科技界的领导人,朱光亚对扶植青年科技人才成长不遗余力,倾心支持。

杜祥琬院士与朱光亚曾共事46年。有一次,杜祥琬与朱光亚合写的一篇文章将在《物理》杂志上发表。当杜祥琬将这篇文章交予朱光亚审阅时,出于尊重,将朱光亚的名字放在第一作者的位置。而朱光亚看后却将自己的名字挪到了最后一个。

“46年来,我一直在他的领导下工作,感受到他的言传身教,受益匪浅。”杜祥琬说,“他治学严谨、淡泊名利、谦虚谨慎、胸怀开阔,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宁静而致远,这就是父亲这位‘两弹元勋’的人生境界,他正是以这样的淡泊名利和无私奉献成就了科技强国的伟业。”
在《我们的父亲朱光亚》一书中,儿子朱明远和儿媳顾小英这样写道。

朱光亚以他的渊博学识、深厚造诣、淳厚人品和淡定境界,赢得了人们发自内心的敬重和钦佩。他的崇高风范,将永存天地间。

来源:新华社 吴晶晶 陈菲 余晓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