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永利古典文学 @荷边书房@注解四书《孟子》【91】宏观层面要有法,微观层面要有权。

@荷边书房@注解四书《孟子》【91】宏观层面要有法,微观层面要有权。



【原文】

图片 1

【淳(zhun)于髡(kun)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淳于髡①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

【原文】(7.10)

     
 淳于髡是齐国的名臣。授是给东西,受是接受。男女授受不亲意思说男女之间不能亲手递送东西。

  孟子曰:“礼也。”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瘦、廋哉?”

       淳于髡问孟子:“男女授受不亲是儒家的礼法吗?”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通译】

       孟子说:“是我们的礼法啊。”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②也。”

  孟子说:“观察一个人,再没有比观察他的眼睛更好的了。眼睛不能掩盖一个人的丑恶。心中光明正大,眼睛就明亮;心中不光明正大,眼睛就昏暗不明,躲躲闪闪。所以,听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注意观察他的眼晴,他的善恶真伪能往哪里隐藏呢?”

       淳于髡说:“如果嫂子掉水里了,您会伸手去拉她吗?”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学究】

     
 孟子说:“如果嫂子掉水里都不去拉她,这就是豺狼。男女之间授受不亲,这是礼法;但是嫂子掉在水里,伸手去拉她,这是权变。”

  【注释】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千古名画导出了这句话的经典。“行为是可以出卖一个人的真实”,人可以用语言来掩饰自我的不足,但行为无法修饰人的全部,尤其是眼睛最能表达一个人真实的内心。孟子早于达芬奇一千多年就说到了观察人的经典环节,可见察言观色从观察眼睛开始最能捕抓一个人的真实信息。

     
 淳于髡继续问:“那现在天下都掉在水里了,您却不出来做事情,这是什么缘故呢?”

  ①淳于髡(kun):齐国著名辩士,曾在齐威王、齐宣王和梁惠王的朝廷做官。事迹见于《战国策·齐策》、《史记·孟荀列传》、《史记·滑稽列传》等。②权:本指秤锤,衡量轻重。引申为衡量轻重而变通处理,即变通之意。

【原文】(7.11)

     
 孟子说:“天下要是掉水里了,就得有道;嫂子掉水里了,可以伸手去救。难道您要我伸手去救天下吗?”

  【译文】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

     
 前半段关于嫂子掉水里救或不救的对话,实际上是说明礼法和权变的问题。张居正讲解说:“天下事有常有变,君子处事有经有权,男女授受不亲是礼之常经,固不可越。至如嫂溺援之以手,是乃事急危迫之际,顾不得情义,故揆(kui)度于轻重缓急之间,以求合乎天理人心之正,所谓权也。”

  淳于髡问:“男女之间不亲手递接东西,这是礼的规定吗?”

   孟子曰:“礼也。”

       
张居正表达的“经”就是礼法,“权”就是权变。礼法强调的是过程正义,权变强调的是结果正义。西方更追求过程正义,东方更追求结果正义。怎么说呢?西方的王权要受到法制的限制,东方的王权会高于法制。从文化母体理解就是,西方认为人再厉害都是上帝的子民,都要受限;东方认为天人合一,我的力量就来自于自己的祖先,或者我就是祖先的代言人,当然有法制外的权力。因此,西方的立法要比东方多得多,严得多。东方的很多立法还处于萌芽状态,就是这个道理。

  孟子说:“是的。”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后半段,淳于髡给孟子发难,嫂子掉水里,您可以权变,援之以手;现在天下掉水了,您却袖手旁观,这是何解呢?援之以手,手就是工具或者媒介,儒家强调以道事君,道就是工具。现在没有国君认可孔孟的王道,连工具都没有,怎么救呢?孟子于是反问到:“难道用手去救天下吗?”

  淳于髡又问:“那么,假如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吗?”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这说明在具体事情上我们可以权变,但是在国家治理层面却容不得权变,也即民主可以权变,但是在民主之后还得共和,容不得个人权变的巨大风险。看看最近特朗普引发的各种权力解释,就知道西方的过程正义不玩虚的。无论东方西方,宏观层面必须要有“经”,微观层面需要有“权”,要的是恰到好处,而不是一竿子到底。

  孟子说:“嫂嫂掉在水里而不去拉,这简直是豺狼!男女之间不亲手递接东西,这是礼的规定;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这是通权达变。”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淳于髡说:“现在整个天下都掉在水里了,先生不去救援,这又是为什么呢?”

【译文】

图片 2

  孟子说:“整个天下掉在水里了,要用‘道’去救援;嫂嫂掉在水里,用手去拉就可以了——您难道要我用手去救援天下吗?”

      淳于髡问:“男女之间不手与手相接触,这是礼的规定吗?”

  【读解】

   孟子说:“是的。”

  男女授受不亲是中国古代礼制中一条微妙的牵涉性心理问题的规定。由于有这一条规定,当“嫂溺”的时候是否“援之以手”就成了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了。

   淳于髡又问:“那么,假如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吗?”

  想来弗洛依德博士不一定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恐怕也没有读到过淳于党先生与孟子的对话,不然的话,倒正好可以作为一份性心理分析的村料了。

  
孟子说:“嫂嫂掉在水里而不去拉,这简直是豺狼!男女之间授受不亲,这是礼的规定;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这是通权达变。”

  我们既不是博士的学生,当然也没有办法来进行这方面加析只好从淳于髡先生与孟子的精采对白方面来欣赏了。孟子虽是亚圣,但这淳于髡先生也非常了得,人虽矮小,其貌不扬,但太史公在《史记》里称他“滑稽多群,数使诸侯,未尝屈辱”。是当时齐国准外交部长级的人物,幽默诙谐的国际名士。且看他问孟子的问题,出语不凡,神出鬼没而又直钉本质。稍有反应不过来,不弄得你尴尬无措,“顾左右而言他”才怪。

  
淳于髡说:“现在整个天下都掉在水里了,先生不去救援,这又是为什么呢?”

  但亚圣毕竟是圣人级的高手,群才无碍。只需略施机锋转语,以“权”释‘札”,便出人意表又合于情理地回答了对手的诘难,令人不得不服。

  
孟子说:“整个天下掉在水里了,要用‘道’去救援;嫂嫂掉在水里,用手去拉就可以了——您难道要我用手去救援天下吗?”

  通权达变,智者风范。

【学究】

  而我们在前面的若干篇章中已经知道,无论是孔子还是孟子都非常重视这种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统一的通权达变精神。

  “男女授受不亲”是中国古代礼制中一条约定。其要透析的道理是男女之间太随便接触容易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或者产生不必要的尴尬,即便到现在开放的社会,依然有一定的警示作用。而叔嫂之间也是男女,平时当然也不可以随意授受,而在危难之间,即便不是叔嫂也应该帮助,这里淳于髡偷换了行为和动机的概念,而孟子却把他区分得很好。以至于后面淳于髡提出如何以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的现象,孟子依然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化解淳于髡刁难的问题,很好应用这种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统一的通权达变精神。

【原文】(7.12)

        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

【通译】

     孟子说:“有意料不到的赞誉,也有过分苛求的诋毁。”

【学究】

     
孟子说这句话,就是世界是变化的,不能按自我的固有认知去看待世界,如果每个人总拿自己过去的经验去认知当下的现实,必定难以预料意想不到的赞誉和过分苛刻的诋毁。“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原文】(7.13)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通译】

   孟子说:“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

【学究】

  
一语道破古今文人通病。师乃为人师表之作用,而非师的拘泥。在这句话中清晰告知所有人为师的着力点在师教而不在师位上。

【原文】(7.14)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

【通译】

  孟子说:“不孝的情况有三种,其中以没有后代的罪过为最大.舜没有禀告父母就娶妻,为的就是怕没有后代。所以,君子认为他虽然没有禀告,但实际上和禀告了一样。”

【学究】

   赵岐《孟子注》说:
一味顺从,见父母有过错而不劝说,使他们陷入不义之中,这是第一种不孝;二是家境贫穷,父母年老,自己却不去当官吃俸禄来供养父母,这是第二种不孝;三是不娶妻生子,断绝后代。也就是孟子所说的最大的不孝。所以此刻明白社会上所说的妇女没有孩子是最大不孝的曲解,实际上是该结婚生子却不结婚是一种不孝的行为,也就是每个人该做什么时候就要做什么才是最大的孝顺。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