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黄昱宁《八部半》:献身于劫难与阳光之间

黄昱宁《八部半》:献身于劫难与阳光之间



原标题:黄昱宁《八部半》: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横跨翻译、出版、创作三界的黄昱宁,被喜爱她的读者誉为“年轻的阿特伍德”,一位“女麦克尤恩”。翻译过F.S.菲茨杰拉德、亨利·詹姆斯、阿加莎·克里斯蒂、伊恩·麦克尤恩的作品,出版过几部散文集,近期黄昱宁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集《八部半》。

原标题:虚构的“欲望史”和写作的“异装癖” ——《八部半》分享会

  《八部半》是黄昱宁的第一部小说集,共8又1/2部作品,《呼叫转移》《三岔口》《水》《你或植物》《幸福触手可及》《水星很忙》等6部现实题材作品聚焦新媒体时代“魔都”新中产和新移民的情感百态,《千里走单骑》《文学病人》2部科幻题材作品,想象与人工智能共生的奇幻未来,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是作者的家族史。一部小说集勾连起上海的前世今生、未来。

12月22日,黄昱宁,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小白,《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文学评论家黄德海,做客上海作家书店,围绕小说家的作家身份与当代小说的写作技巧,从作家、翻译家、批评家三种角度展开了对话。

图片 1

《八部半》的每个故事都起于一个诡诈的、疯狂的念头,都在捕捉人们在幻觉、执念和伤痛中编织的那张亮晶晶的生活和意义之网,被读者认为是一部中国式的“黑镜”故事集。该书收录了八篇虚构作品《呼叫转移》《三岔口》《水》《你或植物》《幸福触手可及》《水星很忙》《千里走单骑》《文学病人》和一篇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八部半”这个书名,既代表了这本书收录的作品数量,也暗合著名导演费里尼的同题名作。电影《八部半》把现代都市人的生活现状和心理困境打碎,重组成影像奇观,而这也是小说集《八部半》追求的目标。

【活动信息】

8月18日晚,思南文学之家,《八部半》分享会

该书所收录的八篇小说中,六篇是现实题材,两篇是带有科幻意味的现代寓言;而它们真正的主题,都指向人们日常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并带有对人类未来的思索。最后一篇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以小说家的视角和叙述方式,追溯了作者亲历的一段亲人从海外归来的往事;同时,又根据历史材料虚构了亲人漂泊海外的坎坷经历,力求以家族故事来折射上海乃至中国近百年历史的大开大合。

嘉宾:黄昱宁(作家、翻译家),张莉(教授、评论家)

一、中产男女的情感袪魅

黄昱宁本人是一位资深文学编辑、著名翻译,同时也是一位出版过多本散文集的作家,因此她在小说技巧上,既是一位审阅者,又是一位转换者,同时还是一位实际操练者,在她看来,这三种不同的身份、角度和立场,为她自己的写作带来了帮助,同时也带来了一定障碍。

文珍(作家),杨庆祥(评论家、诗人)

在《八部半》的虚构故事王国中,作者让被征用最多、资源近乎枯竭的爱情类型破茧重生。日光之下无新事,在老故事中新男女在认真地花样挣扎。

小白很早就关注到黄昱宁的小说创作,并从作家的角度给予了她很多建议,但是在他看来,黄昱宁的小说形成了她自己的特色。而她的小说和本人非常相像,有时是正的,有时是偏的。“要了解她这个人才能了解她的小说,否则无法掌握她的叙述纬度。”黄昱宁的小说给小白的感觉是日常的,但日常中又有胡思乱想的东西;是合轨的,同时又是出轨的。“包括其中的人物也都在出轨,不管是婚姻出轨也好,日常生活出轨也好;所有的行为都在某一种轨道上,既合轨又出轨,既端正又偏离。反正里面充满了各种矛盾。如果让我提点意见,我觉得她小说的特点就是有一种矛盾对立的张力,如果把张力的两个维度再发展的更极端一点,可能这个小说的爆发力会更好。”

时间:2018 年 9 月 15 日 周六
19:00—21:00

《呼叫转移》是一个充满妙想的电信诈骗故事,男导演冯树趁妻子在美国坐“移民监”时和学生萧萧婚外恋,妻子归来,冯树把萧萧拉黑。“骗子”作为媒介让“消失的爱人”“恢复”联系。萧萧吞了文艺之毒,被爱情蒙蔽双眼,冯树拥有知识和权力,是头号玩家,胜败不言自明。萧萧怀孕,冯树希望她开出条件,打掉孩子后,桥归桥路归路。然而转战家庭,因经济物质层面“寄妻篱下”和自身混乱的情感关系,面对妻子和投资商的打情骂俏,也只能恼羞成怒地爆粗口。在这复杂的情感关系中,每个人都得到着,失去着,但没有胜利者。

黄昱宁说,自己也确实是因为要解决这些矛盾才有了创作冲动,具体到小说中,黄昱宁以这本小说集中篇幅较长的《呼叫转移》来举例,“很多读者不习惯的一篇,他们不能想象是我写的。作者和文本必然会发生联系,我之前都没有涉足过这个领域,所以刚开始写读者会想象我是外国文学出身的,一定会写得句子特别长,洋腔洋调,和家长里短没法儿有关系。还有些不太接受的人会说我写的东西太俗了,因为第一个故事是第一人称,主人公是一个电信诈骗的骗子,而且里面出现了很多人物,比如洗头妹啊,或者每天打麻将吃房租的人。”

地点:单向空间·爱琴海店

《三岔口》描写一对中产夫妇,妻子J是情感专栏作家,丈夫K害怕J的审视分析,拒斥到“交不出作业”。K英雄救L,陷入公司的圈套,被礼貌劝辞。L奉行不拖不欠的游戏规则,想通过性的方式补偿。K失业后表现失常,J怀疑他出轨同事,步步侦查,寻找证据。她跟踪丈夫到宾馆,并拍下“罪证”。当K收到J发来的他和L所在宾馆房间的照片时,在平静中爆发成不可抗拒的叛逆——K“一跃而起”把L抱到J视线可及的阳台,让她“看清楚”,过成模板的日子忽然失控。在阳台这个大舞台上,K是一个卖力表演的演员。我先鼓掌!

“还有人觉得小说里面有京腔,一个上海人写小说不应该出现京腔。但我觉得对我们这代人来说还挺自然的。我已经无法用上海话思维,虽然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小白可能还可以用上海话思维,但是我不行,我从小学开始一直讲普通话,”黄昱宁说因为读者对她有一个心理设定,所以目前听到的最多的反馈是“意外”。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七圣中街 12 号
爱琴海购物中心 3 层 3025 室

《幸福触手可及》中萧穑和钱嘉义是即将进入婚姻殿堂的情侣,他们之间有靠她的勉力配合与他的仁至义尽都不足以弥合的距离,她是孤独的。广告强行洗脑的触手可及的幸福也有卖家秀和买家秀之分。萧穑在全国会展师培训团偶遇的谭鲁周便是一个愿意弄假成真的人,煮方便面一定要配和包装上一样的菜。两人在异国地铁上共度了一个有魔力的下午,但在衡量犹疑之间,魔力消失了。加上发错信息等阴差阳错,二人没有实现去过另一种人生的愿望,演绎了一出新时代的《封锁》(张爱玲)。

《八部半》的最后两篇题材是科幻,黄昱宁解释即使是科幻但她想解决的问题依然是当下的。“比如第一个科幻是讲快递的。因为有时在家里会想象自己多少天不出门而不会饿死呢?结果我发现自己几天不出门也不会饿死。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人会处在什么状态呢?我就从这个动机出发了,但是我又不想写一个人自闭症在家里,所以我就设定一个技术条件高度发达的世界,那里不需要真人快递,到处都是无人机,甚至整个文化都是希望你宅在家里,意识形态上都希望你不要出门。虽然故事好像是到未来,但仍然是从最基础、最日常的问题出发的。”

主办:浙江文艺出版社、单向空间

但当魔力消失殆尽,谭鲁周就是钱嘉义。黄昱宁的小说像一把刀子,把新媒体时代男女情感关系刻画地鲜血淋漓。爱情被袪魅,从信仰的神坛上跌落成一道需要解决的遗留问题,一场没有硝烟的心理战争,一个热闹其外的虚假广告。在这场没有英雄和胜利的战争中,只有卑微与丑陋、衡量与比较、相爱与磨损。先乘坐欲望号,再换乘公墓号。

“另一篇科幻题材的《文学病人》也是,我们每天都在谈如果机器人能写小说,作者还有没有饭吃?我想把它扩张成一个故事,看看能够变成什么样。结果我发现谁输谁赢不是问题,关键是我们自己在写小说的过程中,或者写任何东西的过程中,其实已经被很多东西规定了。我们开始像一个机器一样写作,这个可能要比机器人抢我们的饭碗更可怕,因为自己也变得像机器一样了。你看微信公号10万+,实际上都有类似于机器写作的套路在,这些套路好像是被所谓的读者反馈规定的,因为这些反馈构成了一个大数据;但是你写了这些东西以后,实际上你也硬性规定了读者只能读这些东西,因为大家都这样写了。经过这样的循环之后,实际上我们就像机器人一样,我们根本不需要机器人抢我们的饭碗。”

参与方式:活动免费,现场开放

二、精神世界的无家可归

黄德海则从评论家的角度,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黄昱宁小说中所运用的写作技巧,与她所翻译、出版的外国文学大师作品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在他看来,这种“师法”并非生搬硬套,而是在经过了自己的消化和理解之后,重新观看中国的生活和经验,形成的一种观念和方法,这就使得《八部半》没有成为一个洋腔洋调的作品集,反而带来了一种非常中国、非常日常的阅读体验。

【活动介绍】

《八部半》中很多人物都处于某种困境之中,被爱情、婚姻、事业围困,甚至被孤独、技术碾压。小说中,困境不仅是对具体现实问题的指认,更是人物精神漂泊无着的写照。而精神上的无家可归不仅困扰着吃泡面、租房子的都市新移民,也属于喝马提尼、住别墅一人饮酒醉的中产阶层。

黄昱宁曾出版过一本散文集,书名叫《假作真时》。其实这个书名已经预示着黄昱宁的写作是介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也预示着她终将以《海外关系》为跳板,从非虚构的写作跳到虚构写作的世界里去。所以小白在活动中表示说,他早就知道黄昱宁会去写小说的,而且期待她早日写出一篇长篇小说来。

2018 年 8
月,作家、翻译家、出版人黄昱宁的第一部个人小说集《八部半》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总共收录了八篇中短篇小说和一篇非虚构作品。《八部半》获得了著名评论家、作家李敬泽的作序推荐,同时也获得了陈村、孙甘露、徐则臣、毛尖、黄德海、小白、张莉、陆晶靖、赵振杰等多位老师、评论家的联名推荐,可以说是
2018 年中国原创小说界一部重要的中短篇小说集。

《呼叫转移》中“骗子”是代驾司机,国际大都市里的无名氏,拥有一段叛逆的人生前史、一个再也无法真正回去的故乡和一个始终游离隔膜的现居地,是物质层面和精神意义上的双重无家可归。他与文艺界本是平行线,因设计电信诈骗,闯入后者杂乱的世界,旁观戏剧学院教授(戏剧导演)、女学生(文学杂志女编辑、女演员)的“欲望号街车”。当萧萧还沉浸在和冯树一起看过的电影《欲望号街车》时,他在和“下一个萧萧”编演话剧《欲望号街车》。萧萧们前仆后继,自愿成为“被损害”的人,成为被砸碎的瓶子。

作为一位女性作家,黄昱宁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作品中并不着意强调自己的女性身份。有人曾说,黄昱宁既是天生规矩的好学生,但也常常溢出好学生的范畴,以特别活跃的生命热力在尘土飞扬的红尘世界上蹿下跳。在小说集中,这就表现为她既会充分利用女性身份,剖析女性的心理和生活状态,又是又从男性的角度观察世界,写出一种独特的男性视角。小白称黄昱宁这种写作特点为“异装癖”,但在黄德海看来,这正是黄昱宁作品中值得关注的地方。

一位长年出版、翻译外国文学名著的出版人、翻译家,为何突然开始转向写作之路?那些她所翻译、她所出版的国外大师级作家和经典作品中的写作技巧,为她自己的写作带来了更多帮助还是更多阻碍?她在“得到”
APP
面向公众讲解经典世界名著的经验,又为她的写作风格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小说集中的很多人物都像脆弱的玻璃瓶子。《水》中的男邻居,《你或植物》中的钱素梅,死得猝不及防;《千里走单骑》的“我”,置身阳光之下,皮肤便会受伤。在《文学病人》里甚至文学也是虚妄脆弱的,是大数据可以调遣的词库。脆弱是小说人物的一个重要标识,他们拥有脆弱的身体、生命,不稳定的情感关系,以及瞬间归零的身份、地位。

除此之外,《八部半》中的内容更充满了当下性、时代感。可以看到,在这个喧哗与骚动的世界里,一切都在变动不居之中:小镇青年可以摇身变成企业家,也可以变为职业骗子,骗子又可以因为良心发现变成爱管闲事的好心人,男人可以是丈夫,是情人,也可以一秒变成吃软饭的,变为舞台上聚光灯下光芒四射的成功男士,也可以变为丢盔弃甲之红尘败将,女人可以是体面漂亮的妻子,也可以变为跟踪者,变为呼风唤雨的情感专家。这种变动感、戏剧性,也只有依托于新的写作手法,才能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应澎湃新闻邀请,黄昱宁曾和刚刚荣获鲁迅文学奖的作家小白围绕《八部半》展开对话,在谈话中,他们将虚构表达为一种“欲望”——既包括作者的欲望,也包括读者的欲望。这种欲望在黄昱宁个人的写作史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又随着她的写作历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黄昱宁曾多次提到自己在写作中有一种“异装癖”,这种“异装癖”指的是什么?在“异装”的过程中,她又看到了什么独特的风景?

《三岔口》中的K本来对未来信心满满,尽兴之时给妻子J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兜得住”的承诺;J,中文心理学双学位,拥趸无数的情感专栏作家。但活成模板、过成教参的精致生活只是虚拟的山顶。K在销售部经理位置上呆了六年之久被新上司的职场阴谋劝退,脆弱的身份、地位立刻消解,晚上沉浸在《飞行员之歌》里孤独地制造地空导弹,白天假装上班,在精神避难所——动物园里做孤独游荡者。七年的夫妻关系走到了失控的三岔口,一场事先张扬的婚外恋能否掌握恰如其分的分寸感?

【嘉宾介绍】

但在黑夜中,天上的星星依然在温存地抚慰着人们的心灵。《呼叫转移》中“陪伴”萧萧度过苦难的是“骗子”,为萧萧伸张正义的也是“骗子”,这是小说中最灿烂的阳光。萧萧因一场诈骗看清情感,钱情两讫,是走出来的起点。就像《千里走单骑》里的蛰居者一样,为了寻找赤兔,暴晒在阳光之下,皮肤受伤,但伤口结痂之后,会成为铠甲。爱情是毒药,也是解药,是堕落,也是飞翔。

▍黄昱宁

作者对知识中产阶层的描写真实透彻到触目惊心,但对城市新移民的描写略显疏离,“皱巴巴的钞票”两次出现在《呼叫转移》里,叙事者在国际大都市的交房租方式显得不接地气。《你或植物》中为了制造木讷护士与灵气诗人之间的反差感,对钱素梅的描述过于强调干枯,“半截灰黄的牙齿”稍显刻意。

图片 2

横跨翻译、出版、创作三界的全能型新锐作家。翻译过
F.S.菲茨杰拉德、亨利•詹姆斯、阿加莎•克里斯蒂、伊恩•麦克尤恩等多位外国作家的作品。著有散文集《一个人的城堡》《阴性阅读,阳性写作》《变形记》《假作真时》等和小说集《八部半》。

三、叙事规则与文化符号

▍张莉

作者对叙事有精准的控制力,有匠心独运的设计感,叙事规则让故事充满形式感。收放自如的叙事速度以及不期而遇的巧合突转,让读者拥有了坐过山车一样的阅读体验。

图片 3

《呼叫转移》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自由切换,一共九个章节,三的倍数章节采用第二人称观察叙述,“骗子”冷静地旁观世界大舞台上形形色色的表演。

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学者,评论家。著有《浮出历史地表之前》《姐妹镜像》《持微火者》及随笔集《来自陌生人的美意》等。获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华文最佳散文奖,图书势力榜十大好书奖等。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

《三岔口》通过意识流手法,顺序轮番展现3个人的心路历程,用有限视角抽丝剥茧,逐渐展露故事全貌。J、《呼叫转移》里的诈骗生手、《水星很忙》里的星座运势专栏作者,都是开了金手指,可以窥探、介入、勾连他人生活的角色。JKL是26个英文字母表里的三个连续字母,K被J和L围困,被放置在J(老师)—K—L(学生)的过渡序列中。J不动声色地观察打量K,同时通过情感专栏不自知地指引着L处理和K的关系。经过三个回合的叙事,三个人物的情感道路抵达了三岔口。

▍文珍

《文学病人》中人工智能和小说家要一决高下,读者是盲审裁判,作家在西卵,读者在东卵,隐喻意味明显,读者仿佛是作者无法拥抱又不惜任何方式去迎合的昔日恋人。故事多次反转,在人工智能连胜三局的情况下小说家险胜,而小说家最后的胜利又是人工智能出于获取文学原料的需要。

图片 4

作者给每个阶层的文化需求实行按需分配,阿尔贝·加缪的《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达希尔·哈米特的《马耳他黑鹰》;《欲望号街车》《纸牌屋》;柴可夫斯基、理查德·克莱德曼等成为塑造知识中产阶层的重要符号。如《三岔口》依靠布鲁斯兄弟、香奈儿、红豆薏仁百合粥、牛油果色拉、《纸牌屋》、村上春树等物质品牌和文化符号建构了中产阶级井然有序的生活。

青年作家,历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十一届上海文学奖、第十三届华语文学传媒最具潜力新人奖、第十四届十月文学奖、第二届山花双年奖等。出版有小说集《柒》《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十一味爱》,散文集《三四越界》,台版自选集《气味之城》。部分小说、诗歌被译成英、法、阿拉伯文等。

四、当文学拥抱影视

▍杨庆祥

作者对电影的喜爱,首先体现在小说集和篇目的命名上。《八部半》取自费里尼的同名电影,《千里走单骑》也有同名电影。《文学病人》化用电影《英国病人》。

图片 5

小说里的影视剧也是表情达意的重要方式,《欲望号街车》是《呼叫转移》中表现人物关系、塑造形象的戏中戏。《幸福触手可及》中的谭鲁周和电影《天才雷普利》的主角形成镜像对应。一定程度上,作者在用电影的叙事方式写小说,用充满画面感的语言叙事,《三岔口》通过平行蒙太奇交叉拍摄“中国病人”,《千里走单骑》让人想起很多科幻电影未来城市的设定。《八部半》极具电影感,阅读中经常有“我觉得我一定在某部老电影里看到过这个镜头”的独特体验。

文学博士,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诗人,评论家。出版有思想随笔《80
后,怎么办》,诗集《我选择哭泣和爱你》,评论集《社会问题和文学想象》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日语、尼泊尔语等多种文字发表出版。

黄昱宁曾在一篇电影评论中写到:造成“索然无味的讲述”的原因,往往是知识的肤浅。反之可证,造成趣味盎然的讲述的原因,往往是知识的富足,而作者富足的知识不是一股脑倾倒出来,读者会在不断的阅读中进行探索发现,获得阅读快感。

【相关图书】

写不好,不写了。

图片 6

《八部半》,黄昱宁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18 年 8

黄昱宁

【内容介绍】

作者:飞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八部半》是著名翻译家、出版人黄昱宁的第一部个人小说集,收录了八篇虚构作品《呼叫转移》《三岔口》《水》《你或植物》《幸福触手可及》《水星很忙》《千里走单骑》《文学病人》和一篇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八部半”这个书名,既代表了本书收录的作品数量,也暗合著名导演费里尼的同题名作。电影《八部半》把现代都市人的生活现状和心理困境打碎,重组成影像奇观,而这也是小说集《八部半》追求的目标。本书所收录的八篇小说中,六篇是现实题材,两篇是带有科幻意味的现代寓言;而它们真正的主题,都指向人们日常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并带有对人类未来的思索。最后一篇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以小说家的视角和叙述方式,追溯了作者亲历的一段亲人从海外归来的往事;同时,又根据历史材料虚构了亲人漂泊海外的坎坷经历,力求以家族故事来折射上海乃至中国近百年历史的大开大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